為避麻煩“隱離婚”前夫相親就炸開鍋自由離婚相為避麻煩“隱離婚”前夫相親就炸開鍋自由離婚相

近日,一則關於白百何“出軌”的八卦沸騰網絡,4月16日,陳羽凡與白百何先後發表聲明,坦陳雙方其實已於2015年離婚,再次震驚眾人。

離婚以後是否應該公開?不只是明星,對於普通人來說也很糾結。30歲的趙清就是如此,抱著“萬一復婚會很麻煩”的心態,她曾“隱離婚”1年半,但此後的生活卻是各種尷尬麻煩接踵而至……

二人“隱離婚”住同一屋簷下

昨日下午1點半,記者在觀音橋紅鼎國際C座1樓大廳見到了趙清,她在該樓一家旅游咨詢公司上班。

2015年8月,因為長期吵架、感情不合,趙清與丈夫秦先生辦理了離婚手續,“其實那時候離婚也挺沖動的,因為我們每次吵架都要吼離婚。”拿到離婚証的當晚,二人冷靜下來探討,首先這套房子是秦先生家買的,趙清要搬家太麻煩,其次兒子當時才1歲半,跟著爺爺奶奶生活,周末總是二人一起去看兒子,“突然把離婚的消息告訴父母,肯定都接受不了,對孩子成長也不好。”

趙清說,最終,二人決定,越南新娘,暫時“隱離婚”,只是分房睡,“他還說他其實還抱著‘復婚希望’,如果想復婚的話也方便。”

麻煩尷尬多

最終只有搬家

但是“隱離婚”後的生活並不美好。趙清說,以前二人吵架的原因無非是秦先生太貪玩,下班後就去和朋友打牌、喝酒、唱歌,常玩到深夜才回來,也正因為如此,兒子才交給秦父母來帶。離婚後,秦先生更加肆無忌憚,趙清又不好再以老婆身份打電話催促、詢問,常常憋得一肚子氣,有時候趙清忍不住出言譏諷,秦先生急了就會說:“莫忘了,我們都離婚了。”

一年下來,趙清對秦先生徹底失望,便搬去江北區貓兒石與閨蜜合租。這期間,二人也向雙方父母坦白了離婚事實,“我沒有固定住所,收入也比較低,兒子由男方撫養,越南新娘,他爸爸媽媽搬去他家帶娃。”

前夫相個親

她手機炸鍋了

面對外界和公司,趙清與秦先生依然處於“隱離婚”狀態,但2017年1月,麻煩事情就來了。

“你老公出軌了,和別的女的一起看電影。”“這是照片喲,他們已經進去了。”“要不要我們上去幫你打他?”這天,趙清的手機忽然收到許多條微信,她和秦先生是高中同學,當天,二人的僟名同學組團逛街,撞見了秦先生,隨後紛紛向她“告狀”。

實際上,和秦先生看電影的女子是其相親對象。面對諸多指責,秦先生直接曬出離婚証,高調宣佈了離婚消息。趙清說:“隱離婚期間我連開始新愛情的資格也沒有,他公開了,我反而釋懷了。”昨日,記者聯係上秦先生,他說,離婚後他一直想曲線捄婚姻,但二人性格差異太大,當初自己實在不該刻意隱瞞。

延伸

隱離婚還比較普遍

昨日,記者聯係上13名已離婚的年輕人,他們中有6名曾經歷過或長或短的“隱離婚”時期,至於原因,他們透露,主要有住房所限、經濟捆綁、子女因素、面子觀唸、感情存續等僟大原因。但他們也表示,“隱離婚”往往使雙方關係更加糟糕,且一旦一方要開始新感情,這種狀態就會迅速結束。

記者還發現,有的年輕人則選擇高調離婚。据媒體報道,2月2日下午,來自成都的三對不同年齡階段的夫妻,在重慶雙橋花樣龍水湖舉辦了離婚儀式,三對夫妻氾著小舟劃過平靜的湖面,在正式離婚前,最後一次與對方欣賞美景。

專家

“隱離婚”就像一顆情感地雷

重慶市心理學學會會員,倫敦大學學院心理學博士陳志林認為,“隱離婚”對於很多人來說,是一種尋求或等待婚姻復活的中轉站,也可能是逃避傷痛的麻醉藥。但實際上,雙方離婚後,都已是自由之身,很可能既不能改變對方,也難以讓自己從失敗的婚姻走出來。

此外,對於捆綁著諸多人際關係的婚姻來說,“隱離婚”就像是一顆地雷,埋得越久,爆破力越強,一旦引爆,親友們的失望、憤怒、難過等負能量可能會讓你難以招架。

首席記者王薇

相关的主题文章: